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
 
       
首页 校友组织 校友资讯 校友服务 校友通讯 校友捐赠 我们的老照片 校友社区 联系我们
 
校友通讯
校友风采
校友访谈
校友寄语
杰出校友通讯录
 
 
 
 
勇攀经济科学高峰的人——武汉大学党委书记顾海良
发布时间:2008年9月25日
 

    顾海良,男,1951年生。1984年毕业于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系,获经济学硕士学位。1984~1996年,在中国人民大学马列主义发展史研究所从事教学与科研工作。曾任马列所副所长、所长,博士生导师。1996年2月任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教育部研究生工作办公室副主任。1998年任教育部社会科学研究与思想政治工作司司长。2002年8月至今任武汉大学党委书记。兼任的学术职务主要有: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学科评议组理论经济学组成员、中国学位与研究生教育学会副会长、全国马克思主义经济学说史学会会长、中国《资本论》研究会副会长、全国科学社会主义学会副会长、湖北省社科联主席。主要研究方向是经济思想史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经济理论。一探寻经济学历史、理论与现实的交汇点

    1982年3月,顾海良考入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经济系,师从著名经济学家田光研究员,学习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史。

    “经师易遇,人师难遭”。田光研究员深厚的学术底蕴、严谨的治学态度和优良的学术品质,给顾海良带来极其深刻的影响,也成为他在经济学研究上所追求的境界、风格和品质。中国社科院也是一个大师云集的地方。研究生学习三年,从名家泰斗们身上学到的知识是需要慢慢地吸收和消化的。古代哲人信奉韬光养晦,顾海良秉承了这一优良传统。说起学术思想的轨迹,顾海良总是认为,基本的世界观、社会观和历史观是十分重要的,基本理论、基本方法和基本观点的形成和发展、创新也是十分重要的。经济学历史、理论与现实的交汇点不是别的而是“创新”。经过在这一研究领域的刻苦钻研,顾海良提出了一些具有创新性的看法。他认为,我们今天学习和研究马克思经济思想,并不只是把它当作一门历史科学,更是把它作为指导我国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科学理论。要做到这些,首先要把马克思经济学的基本原理研究透、把握深、理解清,之后才可能有发展和创新。

    二 轻松的漫画与严谨学术的结合

    从中国社科院研究生院经济系毕业以后,顾海良来到中国人民大学,成为马列发展史研究所的一名普通教师。1984~1996年,他在人大度过了12个春秋。他潜心研究写出了不少在学术界具有重大影响的关于《资本论》的学术著作。《马克思“不惑之年”的思考》一书对马克思《1857~1858年经济学手稿》的研究,被国内学术界誉为“我国学者完成的第一部综合的研究马克思这部手稿的力作”。

    《资本论》是马克思花费毕生精力和心血写成的马克思主义的经典著作,也是马克思一生从事经济学科学研究的主要著作。在国外,有人尝试着出版了《戏说〈资本论〉》和《简说〈资本论〉》,也有人想用话剧的形式来表现《资本论》。在中国,把《资本论》通俗化,让它走进老百姓的视野,成为顾海良一直想做的事情。1993年,江西21世纪出版社想把《资本论》画成漫画,找到了当时身为中央党校副校长的苏星教授。这个经济学界的老前辈说:“你们要完成这个任务,只有去找顾海良。”这样,就有了在顾海良的众多的学术著作中最别具一格的四本厚厚的漫画书——《画说〈资本论〉》。

    在《画说〈资本论〉》的创作过程中遇到了一个难题,就是怎么才能让绘画者把严谨的学术思想“画”出来。为了让漫画家们理解《资本论》的内容,能够利用连环画形式,较为准确而精致地反映《资本论》的理论观点,顾海良为他们作了系统的、通俗的《资本论》演讲。这次演讲收到了出人意料的良好效果,绘画者们不仅对《资本论》有了初步了解,激发了他们的创作热望和灵感;而且还使他们初步感受到《资本论》的理论魅力及其现实意义,产生了一种“钟情”于《资本论》的感觉。经过将近三年的创作,厚厚四本的《画说〈资本论〉》,共1300段文字,5000幅漫画,于1996年由江西21世纪出版社正式出版,获得了“五个一工程奖”,并成为当时最畅销的学术漫画书。

    对《画说〈资本论〉》的创作,顾海良有着颇多的感受。他认为:“就像自然科学普及读物需要由具有专业特长的自然科学家来完成一样,马克思主义的通俗读物也应提倡由学有专长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工作者来完成。”“‘通俗’决不是‘庸俗’;‘通俗’也决不能‘媚俗’。”“在通俗地普及和宣传马克思主义理论时,更应该坚持马克思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坚持用科学的态度来对待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通俗化工作,决不能利用或借口‘通俗化’而抛弃或牺牲马克思主义的科学性!”

    三 “龙种”与“跳蚤”

    2004年12月27日的《北京日报》刊登了《阅读:2004年名家案头书》的长篇报道。我国著名经济学家卫兴华教授不仅将顾海良与张雷声教授合著的《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与现实》(人民出版社)列为案头书,而且还对该书作了点评,认为这是真正具有理论和学术价值的著作。应该说,《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与现实》一书是顾海良多年从事马克思经济理论研究的结晶。针对理论界关于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一些误读和错解,顾海良指出:“劳动价值论在马克思经济学中的重要地位决定,对劳动价值论的发展和创新,应该建立在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形成历史、科学方法和理论体系的深刻理解上。在劳动价值论的研究上,对于浅尝辄止者、主观臆断者和庸俗诠释者来说,马克思播下的‘龙种’收获的只可能是‘跳蚤’。”《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与现实》正是一本针对学术界的“跳蚤”,力图从历史、方法和理论体系上阐释马克思播下的“龙种”的学术著作。

    《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历史与现实》一书,以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形成历史、科学方法和理论体系的系统论述为基础,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的科学革命及其历史意义,以及马克思逝世后100多年来劳动价值论发展的基本脉络和过程做了清晰梳理,对马克思劳动价值论与科学技术革命的新变化,当代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新变化的关系做了深入分析,进而对劳动价值论在现时代发展中的重大问题,如劳动的新内涵、价值创造的意义、价值形态的新变化,以及国际价值的新形态等问题做了新探索,提出了深化劳动和劳动价值论研究的一系列新的观点。

    四 “为事”与“为学”

    1996年始,顾海良来到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和教育部研究生办公室担任副主任。1998年,在教育部改组中,顾海良又来到了社会科学与思想政治工作司当司长。在国务院学位委员会办公室和教育部研究生办公室,以及社会科学与思想政治工作司工作期间,对社会科学乃至文科工作的管理经历,为顾海良后来研究我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问题奠定了很好的基础。

    在这些部门工作,既要有能够处理琐碎事务特别是非常事件的能力,也要有让高校教师服气的理论水平,既要“处好事”,也要“讲好学”。正是有对这份工作的认识,顾海良将对全国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的管理工作实际与人文社会科学理论结合起来,对拓展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新境界问题作了新的思考。后来到武汉大学做党委书记工作,又通过具体地去管理一个高校的人文社会科学的经历,加深了对拓展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新境界问题的认识。

    他对拓展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新境界问题,主要提出了四点看法:第一,理论研究和学术探讨要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理论为指导,要面向我国的具体实际,在探讨和解决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中的重大实践问题中,在与教学和学科建设的密切结合中,推进高校文科科研的繁荣和发展。第二,要营造高校文科科学研究和学术探讨的良好氛围,即认真学习、民主讨论、积极探索和求真务实。第三,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除了具有同社会其他方面的人文社会科学研究的任务和目标相同的一面,还有其独特的任务和要求,形成了特殊的使命和职责。第四,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者是集研究者和教学者于一身,集治学、教书和育人于一身的。作为教书育人者,必须处理好“为学”与“为人”的关系,既做一个好的“经师”,也做一个好的“人师”,应该是高校人文社会科学研究者的基本素质。

    五 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学党委书记

    2002年初,顾海良走马上任,成为武汉大学的新一任党委书记。这次,他又重新回到了校园中,是以官员与学者集为一身的身份回到了校园。说顾海良是一个与众不同的大学党委书记,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总能找到生动的例子来说明并解释自己的想法;二是他平易近人、宽厚处事,谁有了解不开的结都能和他谈心事。

    治理百年名校是需要花费极大心血的。对于治校理念,顾海良把它概括为“五学”,即学者、学科、学术、学风和学生。顾海良认为,创建一流的大学必须紧紧抓住“五学”。“没有一批优秀学者的学校是一个没有灵魂的学校,没有优秀学者的学校也是一个没有地位的学校,所以对于学校来讲,悠悠万事,学者为大、学者为先。”学者的声望和影响又总是以一定的学科为基础的,任何一个学校,不管是大校还是名校,都要有自己的优势学科,即使没有优势学科,也应有学科优势。学术是提高高校教育质量的重要标志。尊重学术就是尊重知识,就是尊重学者。尊重学术是和形成良好的学风联系在一起的。一个学校有没有良好的学风,有没有历史积淀下来的值得人们称颂的学风、富有特色的学风,是它能否跻身名校——中国名校或世界名校的根本。学风是学者风范的写真,也是学科和学术水平的体现。在“五学”中,最重要的是学生。高校的以人为本,在根本上就是以学生为本。十年树木,百年树人。高等教育的质量最根本的就体现在所培养的大学生的质量上。顾海良明确提到:武汉大学的学生是武汉大学的产品,武汉大学要教给他们的不仅是学习的方法、探索的精神,还要教给他们理解复杂世界的能力;武汉大学的学生应该是人格与心智都完善的学生,是知识、能力、责任感三者相统一的学生。

    武汉大学的学生对他们的党委书记予以极大信任,经常站在珞珈山的台阶上与顾书记讨论问题,经常发邮件给顾书记,希望书记学者看一看、评一评他们的作品,经常给顾书记打手机,反映同学们的要求和愿望。大学党委书记这个对大学生来说非常遥远的意象,在武汉大学,在珞珈山下,并不遥远。顾书记在他们眼里、在他们心目中是那样的亲切、温和。

    (文/澹台雁)

关闭 >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版权所有